新闻资讯

比特大陆巨震

文:唐郡 沈淼

被单方面解除一切职务,禁止进入办公区域,禁止员工继续听从指令。 

詹克团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自己将以这样的方式被踢出一手创立的公司。 

他是币圈史上最畅销的蚂蚁系列矿机的缔造者,全球最大加密货币矿机公司比特大陆创始人兼掌门人。但与创业伙伴吴忌寒的一场内斗之后,他可能什么都不是。 

这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创业故事。 

商业嗅觉灵敏的 炒币少年 遇到 技术大牛 ,两人一拍即合,合作创业,一个负责市场、一个负责技术,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创业初期,技能互补的创始人让公司飞速发展,到了中后期,两人分歧逐渐无法调和,影响公司发展进而爆发内斗。 

不同的是,有些内斗将公司导向正轨,有些只能让公司加速死亡。截至目前,没有人知道比特大陆属于哪一种。 

01

驱逐詹克团 

深秋大概确实是离别的时候,距离当当网创始人夫妇决裂互撕不到一周,矿机王者比特大陆也爆出创始人内讧。不同的是,后者处理得更加干净利落。 

10 月 29 日,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一封内部邮件直接宣告另一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出局。 

该邮件称,吴忌寒决定 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 ,并严厉警告员工: 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  


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一个联合创始人单方面公开宣布解除另一联合创始人全部职务,并警告员工不得听从另一创始人指令。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但这并非吴忌寒一厢情愿。 

就在该邮件发出的前一天,比特大陆运营主体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出现 2 则工商变更信息。公司执行董事和法人代表均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但詹克团仍任经理一职。 

比特大陆北京地区一不愿具名的员工对市界表示,一切以工商信息为准。 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吴忌寒随后发送了另一封邮件,宣布解除现任 HR 负责人职务。被解职 HR 负责人王治系詹克团任命,在比特大陆内部似乎很不得人心。还有消息称,詹克团当前已被禁止进入办公室,比特大陆正在去詹克团化。 

有意思的是,比特大陆前身其实由詹克团创立,吴忌寒是后来者,而币圈中人也一直认为詹克团才是比特大陆真正的操盘者。 

去年 9 月向港交所递交的 IPO 资料显示,詹克团是第一大股东,吴忌寒屈居第二。今年 3 月,坊间一度盛传吴忌寒出走比特大陆 另立山头 。 

仅仅八个月,情况大逆转。吴忌寒高调回归,而詹克团以近乎屈辱的姿态被驱逐。 

02

联席 CEO 制度埋雷 

吴、詹二人的龃龉早有端倪。 2018 年 10 月,有媒体爆出比特大陆两创始人大搞权力斗争,公司被分裂为两派并互相指摘。双方分裂的根源是詹、吴二人对公司经营路线的分歧。 

尽管曾是亲密无间的创业伙伴,但詹、吴二人性格、背景、对公司经营路线的认知都截然不同。 

吴忌寒性格霸道张扬,公开场合也直言不讳,詹克团则甚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吴忌寒金融出身,负责融资、市场、销售,詹克团技术出身,负责技术和研发。 

二人在发展思路上一直有分歧。一个币圈资深人士对市界表示,吴忌寒做矿机和挖矿起家,更倾向于这块,而詹克团则更希望做技术,主导比特大陆的 AI 项目。

简而言之,一个市场派,一个技术派,这样的组合在公司发展初期可能珠联璧合,但当路径选择的当口到来,二者只能存其一,一如联想当年的柳倪之争。 比特大陆的问题在于,其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双 CEO 制度,两头大的公司治理结构为内斗埋下隐患。 

这种两头大甚至体现在公司股权结构上。根据公司此前披露的招股书,詹克团为第一大股东,持股 36%,而吴忌寒持股 20.25%。没人绝对控股,双方持股差距也并不很大,一旦公开对立,可能就是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招股书中曾提到,比特大陆未来战略重心将是 AI 芯片,说明当时是詹克团占了上风,可惜上市失败了。 

2019 年初的公司年会上,詹、吴二人在雁栖湖边抱头痛哭后,分歧无法再遮掩。3 月,詹、吴同时卸任 CEO,比特大陆联席 CEO 时代结束。此后,詹克团继续带领公司发展 AI 芯片业务,吴忌寒淡出管理层,负责致力于区块链基础设施建设的新公司 Matrixport。 


比特大陆在福州发布算丰第三代 AI 芯片 BM1684 比特大陆迎来了短暂的詹克团时代,但这一时期却并不好过。知名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多名比特大陆员工爆料称公司管理混乱,山头林立。比特大陆也不时传出巨亏、裁员、估值下跌等负面新闻,公司风雨飘摇。


与此同时,吴忌寒却等来比特币价格回升,区块链甚至上升为国家战略。 上述币圈资深人士表示,之前比特币行情一直不好,所以吴忌寒比较消沉,这次应该是看到国家也开始提倡,前景乐观,所以吴忌寒强势回归。 但事情或许远未到尘埃落定的时候。曾与吴忌寒有过几次知名 论战 的廖翔认为:比特大陆病了,内斗还没有到最惨烈的时候。 截至发稿,詹克团尚未出面回应,其当前仍是比特币第一大股东,未来是否反击也未可知。 

03

矿机还是 AI 芯片? 

创始人同室操戈,根源还是路线之争。如今吴忌寒暂时掌控大局,问题依然悬而未决:矿机还是 AI 芯片? 

递交招股书之前,比特大陆毫无疑问走的前一条道路。 尽管比特大陆在招股书中将自己包装成一家 ASIC 芯片设计公司,但其最为人熟知的标签仍然是全球最大加密货币矿机公司。公司主营业务就是研发、生产、销售用于以比特币为主的加密货币 挖矿 活动的矿机。 

2017 年,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加密货币矿机供不应求。比特大陆当年狂销矿机 162 万台,销售收入超过 22 亿美元,加上公司持有的加密货币价格上涨,总收入合计超过 25 亿美元。2018 年上半年,公司总收入进一步上升至 28.45 亿美元,一时风头无两。 

但从收入结构上来看,矿机销售收入占总收入比重接近 95%,公司业绩与矿机销售行情,或者说比特币价格,深度绑定。 

因此,当比特币价格从 2018 年初的 2 万美元左右狂泻至 2019 年初的 3500 美元左右时,比特大陆必然饱尝艰辛。或许正因如此,詹克团的路线才在招股书中占据上风。 

但 AI 芯片的路又何尝好走,经过 中兴休克 事件洗礼,再不懂技术的人也该明白,这注定是一条漫长又曲折的道路,还不一定能成功。 


福州:比特大陆发布算丰第三代 AI 芯片 BM1684


如今,比特币价格回升,吴忌寒回归,比特大陆将彻底回归矿机主业吗?或许也未必。

首先,中央媒体明确表态,国家发展区块链技术并不是支持炒币,类似 2017 年的矿机超级行情或许很难再现。 

另一方面,同行也选择了进军 AI 市场。 

比特大陆内斗正酣,老对手嘉楠耘智第四次冲击 IPO,递交了美股招股书。文件显示,以矿机销量计算,该公司 2019 年上半年市场份额为 23.3%,全球排名第二;比特大陆市场份额为 64.5%,排名第一。 

由于币价低迷,矿机价格大跌,嘉楠耘智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 2.89 亿元,净利润则亏损 3.31 亿元。照此推断,比特大陆上半年营收不到 9 亿元,与上年同期天壤之别。 

这样的情况下,公司还能继续容忍业绩被币价绑架吗? 嘉楠耘智的答案是否定的。其在招股书中表示,本次 IPO 募集资金将被用于 AI 算法和应用相关的 ASICs 的研究与开发等方面,而公司未来营收的增长将取决于其能否成功地打开 AI 市场和进入新的应用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詹克团遭驱逐的前一天,比特大陆发布了一款 AI 产品算丰智能服务器 SA5,该产品搭载其最新推出的 AI 芯片,旨在为视频/图像智能分析提供算力。在媒体通稿中,比特大陆也以 领先的算力芯片公司 自居。 

炒币少年 吴忌寒王者归来,但矿机的美好时代或许已经一去不复返。 技术大牛 詹克团被驱逐,但他的 AI 芯片不一定会被抛弃。 

所谓路线之争,归根到底还是利益。

Copyright © 2018 线上百家乐线上百家乐-澳门百家乐 All Rights Reserved